微文学

微文学网

一树槐香

时间: 2020-05-09   来源:

好像还停留在去年采摘槐花的情景中,今年的槐花又开了。谷雨时节,雨水比较多。漫步在细雨如丝的岸堤,一阵淡雅的清香,随风飘来。抬眼望去,一树槐花,满目雪白。

 

槐花开时,夏天就要到了。已是暮春,许多的花都谢幕,绿也老了。而此时,槐花带着它的清雅与洁白,轻轻地落在了我们的目光中。仿佛是一场梦那么轻,槐花就开满了树。

 

古城的三道河水库边,栽种着几棵老槐树。粗壮高大的树干,有力地开出了一整树的白色槐花。让人不能忽视的除了槐花的纯白,还有它的香气。没有一种花,能够把一种香气做到清雅而深厚。

 

细雨中,水面上浮动着雨雾,朦胧如水墨画的水库,与堤坝边的几棵老槐树,相映成趣。几树槐花,打破了宁静。白色的槐花,用它的清香,敲开了路人的心扉。我在离自己最近处摘了一串,放在鼻翼之下,顿时被一阵清而不淡的气息环绕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手中的一串槐花,连带着几片绿叶。被雨水洗过的绿色,衬托出白色槐花的清秀。细细看着它,其花像是丝丝光滑的牛奶,其香微细缕缕,钻进心底,治愈了我平日里所有的矫情。这几棵槐花树,是上了年纪的。有了生活的经验,一到季节,就是繁花盛开。

 

槐花是极其普通的,它生长在我们的童年。每到油菜结荚,麦子抽穗,槐花就开了。那时的孩童,没有太多的玩具,一个沙坑,一架秋千,就能够玩半天。男孩子们在沙坑里爬来爬去,女孩子在秋千上荡来荡去。要是玩的饿了,机灵的男孩,就会直接奔着槐树而去,爬上树摘下几串槐花,直接入口。

 

家乡古老的槐花树,留在了几代人的记忆。槐花开时,蜜蜂就跟着来了。郊外的坡地上,就会住进来一个养蜂人。养蜂人放下几箱蜜蜂,扎起简易的帐篷,坡地上就有了声色。走南闯北的养蜂人,懂得的自然多,讲起一些孩童们没听过的故事。

 

待到养蜂人走时,槐花也就落了。瘦瘦的养蜂人,装着自己的行囊,又去赶往下一个花开的地方。槐花开了,会引来特别多的蜜蜂。因为槐花别具一格的芳香,制作出的槐花蜜,天然中渗透着醇香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在娱乐还很贫乏的年代,那时的孩童们会想着法子,给自己找乐趣。槐花开了,蜜蜂来时,会住在土胚制作的土砖缝隙中。调皮的孩子,就会找来一个小小的玻璃瓶,把瓶口对着土砖的缝隙,用一根细细的木棍,拨动砖缝,不一会蜜蜂受不了干扰,就会往外飞,然后直接飞进了玻璃瓶。

 

逮了一只又一只,在玻璃瓶里装着许多蜜蜂之后,孩子们就围坐在槐花树下,相互比试着看谁逮的多。这时,一阵微风吹过,空气中醉人的槐花香,伴随着蜜蜂一起,永久地驻足在了孩子们的记忆里。

 

我们一生都走不出故乡,也走不出童年。那些曾经伴随着童年的欢乐,在每一季槐花开时,就会勾起我们的回忆,香浓而淳厚,甘甜而迷人。

 

如果说围坐在槐树下玩耍,是长在童年里的乐趣。那么黄梅戏《七仙女》中的片段,就是留在爱情里的槐香。董永和七仙女的爱情,感动了老槐树,于是老槐树开口说话了。结为夫妇的七仙女和董永,刚过上美满的小日子,又招进宫,在夫妻分别时,两人来到老槐树前,立下誓言。“来年碧桃花开日,槐荫下面把子交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殊不知命运弄人,从此一别,便是天各一方。也正是他们感天动地的爱情,才有了传颂经年的那首:“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两情若是长久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”

 

我在去年的槐花开时,写了一篇《槐花》的散文。有读友留言:“董永和七仙女,在槐荫树下,成就了一段凄美的姻缘。槐树见证了这段奇缘,槐花象征着这段爱情,槐树成了这片土地的市树!我生长在这片土地上,如今离故土千万里,不言放弃和执着坚持的槐树精神一直鼓舞着我曲折前行!”

 

槐香,也是怀乡。我们的记忆里,永远有着一棵家乡的古槐树。每年槐花开时,都会忆起家乡的阿婆和母亲,在灶台前为孩子们做槐花饭,槐花饼的情景。那熟悉的身影里,有着对孩子们一生无私的爱。那盘槐花饭里,藏着浓浓的情。

 

槐花开了,思乡的情更浓了。浓得就像是随风飘来的槐花香,化不开,忘不掉,环绕在我们白天的脚步里,萦绕在我们夜晚的梦乡中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中国人对美食的爱好,是闻名世界的。一个槐花,会被勤劳的中国人民做出许多种吃法。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蒸槐花。把槐花拌着面,揉好上蒸笼屉子,蒸好后,切开。蘸着调制好的醋料,醋里会放上多多的蒜泥,加上一点葱花和小磨油,一道可口的美食,就摆上了桌面。

 

也有人会用槐花炒鸡蛋,做槐花酱,槐花茶。在槐花开放的季节,人们发挥了自己的才智,做出许多与槐花有关的食物。有着传统美德的中国人,无论在什么境遇中,都能把日子过出滋味来。

 

我徘徊在细雨菲菲的谷雨时节,眼前的几棵槐花树,正是满树雪白。手中提着一串槐花,脑海中的思绪早就是芳香一地。一行的女伴问我:“你是喜欢淡雅的清香,还浓郁的芳香?”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,槐花香是清淡中有着浓郁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我最喜欢的是书香。”说完大家都笑了,说这是最无可挑剔的回答。我把从三道河水库带回来的槐花,夹在了一本书中。

 

岁月的香,正如槐花盛开时,是浓淡相宜的,经久弥远的,是永远值得回味的,是让我们一生牵挂的。槐花香时,我们在怀念那座古老的寨子里,房前屋后的一棵老槐树。

 

不久,夏天就要到了。

 

0
上一篇: 待到春暖花开
下一篇: 返回列表
最新美文
栏目导航
情感美文情感日记情感故事美文欣赏爱情文章亲情文章友情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