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文学

微文学网

祝二毛赶集

时间: 2019-07-20   来源:

 年前,河湾村的祝二毛出事了。事情虽不是太大,和笑话差不多,可祝二毛只要一想起来,就会不自觉地伸出右手,往自己光亮带疤的头顶上摸一下子,吐一口啐沫,恨恨的骂道:“狗日的孙大炮不是人!”

祝二毛年龄倒不太大,刚刚奔五的人,长的是一脸好头发,一头好脸,加上额头子上有几条沟沟壑壑,脾气不急不火,说话又不紧不慢,还文乎乎的,从小到大没和乡里乡亲 的没红过一回脸,七里八村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好人。

祝二毛常说:少一事比多一事好;不说话,比多说话好。这话成了他的名言,也成了他的名片。

但祝二毛这人还有一个爱好,天天饭前好喝两盅。用他的话说就是,革命小酒天天醉,醉了就爬床上睡,醒来还是哥俩好,家事国事吊毛灰。

 

事情出在腊八的前一天。祝二毛想喝两盅,拿起高沟酒瓶子是空空的,一看箱子也是空空的,心里头觉得很扫兴。斜了眼正在锅屋里做饭的老伴,想发两句牢骚,又一转念忍住了,“少一事比多一事好”,到集上烟酒店批一箱来吧。点上一支烟吸上两口,也不和老伴打一声招呼就出了家门。

一冬无雪,天干冷地要命,刀子似的西北风不大,却刮得人脸生痛。祝二毛没走两步又跑了回来,到屋里把儿子在东北打工给买回来的三块瓦棉帽子,端端正正的戴在头上,这才抽着烟,不慌不忙地往集上走去。刚出村子不远,就见一个人靠路边摆弄辆自行车,细瞅瞅是村子里的孙大炮。祝二毛想俺又得搭一支烟了,算了也不抽了,赶紧把抽了半截的烟头对后鞋跟一戳,顺手夹到右耳朵上,见孙大炮往这边瞅,没夹住,就势塞进了三块瓦棉帽子里了。紧走两步上前说道:“大炮兄弟啊!车子怎么了?”

 

孙大炮站起身子,把油乎乎的两手往路边的杨树上来回擦了两下子。说:“掉链子了。”知道都是去赶集的,孙大炮压了压自行车又说“奶奶的个头,没有气了。”

孙大炮是村子里出名的响筒子,就是心眼小,吃不得半点亏。他刚才看见祝二毛把烟掐了,心里就来气了,有意说车子没气了。宁愿推着车子走,也不驮着祝二毛跑。祝二毛心里也明白,一听这话,就说“里把路不远,咱哥两个拉拉呱,跑吧!”

 

祝二毛大步小步地走,孙大炮推着自行车跟在他的身后,半天都赌气似的没有话说。远远地能听到集市上的喧嚣声,一拐弯,孙大炮惊讶了。他看见祝二毛崭新的三块瓦帽子冒出淡青色的烟雾来,原来是祝二毛的烟没戳灭,死灰复燃了。孙大炮喊了一声“哥啊”,就打住了。祝二毛停住脚步,回过头来看了看孙大炮,见孙大炮不说话,也就不支声,转过头继续大步小步地走。

祝二毛头上的青烟渐渐变浓了。孙大炮见了,忍不住又喊了一声“哥啊”。祝二毛站住了,回过身子说“兄弟你说。”

孙大炮说:“哥啊,你说这个人啊是多一事好呢还是少一事好呢?”

祝二毛扑哧笑了:“兄弟啊,当然是少一事比多一事好啊!”

孙大炮听见这话,就说道不说了,走吧。

两人走有十来步光景,祝二毛说:“走急了,兄弟啊,我觉得头上要冒汗了!”孙大炮抬头一看,祝二毛头上冒出了浓浓的黑烟,情急之下,又喊了一声哥啊,说:“你说这人啊是多一事好呢还是少一事好呢?有些话是当说呢还是不当说呢?”孙大炮说完这话就扔掉了自行车。

祝二毛听见身后孙大炮急急的问话和“咣当”一声自行车倒地的声音,一边慌忙回答“少一事比多一事好!不说不说!”一边条件反射似的向前跑了几步。他以为孙大炮要和他打架。但这一跑不要紧,头上的火苗一下子蹿了起来。

 

祝二毛大惊失色,他两手胡乱地拍打着燃烧的头顶,嘴里叫道“大炮快来帮俺”。孙大炮一边拍打祝二毛着火的帽子,一边急急地喊道:“哥啊,快快把帽子脱掉。”祝二毛这才犯过神来,一把拽掉三块瓦帽子扔了,看着还在着火冒烟,疾步上前又用力踏了两脚。孙大炮蹲在地上直喘粗气,说这么好的帽子糟蹋了。他直起身子望了望祝二毛:“哥啊,你头上起泡了!”祝二毛用手一摸可不是吗,滑溜溜的头顶起了几个燎泡儿,此时也觉着痛了,他望着孙大炮骂了一句:“你个狗日的不早对我说呢?”就晕倒在地上。

 

孙大炮说:“我问了你几遍是多一事好还是少一事好,你都说少一事好。看看看,出事了你倒怨俺来啦!”说归说,他把祝二毛往自行车上一搭,推起来就向医院跑……

祝二毛头上抹了紫药水,挂了几瓶青霉素葡萄糖,从医院回家,不吃不喝,整整睡躺了三天没出门。

0
上一篇: 几段旧日记
下一篇: 信任
最新美文
栏目导航
生活感悟微小说经典段子幽默笑话